一秒告辞言清商

“人生贵适意”
——by 关汉卿

暂退 勿关

cp@梓漆

曦澄/羡澄/追仪/心花/无风
史同:辙轼/王苏/光恕/戎籍/峰莲

 

看了庆余年第二十四集

现在很想嗑宁才人和淑贵妃的cp(你是人吗

2020-02-08  | 2  |   
 

那我来撒撒狗粮 ٩(๛ ˘ ³˘)۶  @梓漆 

可不可 就说可不可 真的太可了!

吹爆yj!@紫贝壳何时看战斗潮流 

2020-01-31  | 10 4  |   
 

插旗

N久以前的梦想,想把几篇史pa的澄右文整理整理,缺的再补几篇进去,变成一个囊括主要朝代玩法的系列,等有钱了就赶时髦出个本本(那可能需要hin有钱hin有钱(╥╯^╰╥));当然,我是文盲,所以只追求有内味而不求全其神,典故、服饰、建筑、家具只求不出现关公战秦琼那样的情况,实在也是水平有限,仅图一乐。列表如下:

【三代】《涉江》(曦澄)

【战国】还莫得,大概是羡澄吧

【秦汉】还莫得,一点想法都没有

【魏晋】《赎我》(羡澄)(有大纲,超想写,但是懒,这里有一点点试阅→( • ̀ω•́ )✧

【唐】《怀剑囊骨》(羡澄)

【宋】还莫得想法,但是大三角应该会很...

2020-01-31  | 32 3  |   
 

所有的一切

所有人


求求了

2020-01-25  | 12  |   
 

承诺是不是能够完成 我不知道

它很脆弱 我也很脆弱

我只是一个人慢慢地活着

2020-01-21  | 2 5  |   
 

#2019年终总结#

【一月】

鬼使神差地,沈剑心倾身向前,却又开始纠结于采取一个什么样合理的姿势,扯着袖子抹干净了唇角的酒渍,无处安放的手似乎想捧起叶英的脸庞却好像终究没有这样的胆量。不能让叶英知道,他暗暗下定决心;最后很轻很轻地,阖目直直在额角那枚花朵上落下了一吻。

那一瞬竟有一种夙愿得偿的满足感。

这一吻时间不短不长,短到叶英的眼睫都不及颤抖一下,长到沈剑心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。

他在爱他。他知道了,他在爱他。

——《折桂令》


【二月】

少顷初阳开,晨雾散,前方江面之上、两峰之间现出一座细窄的吊桥来,在这水气蒸腾的江面上恍若腾云驾雾。就是在那流岚雾霭之中,他因其声见了其人。

洞箫裂冰,白...

2019-12-31  | 10 2  |   
 

2019印象什么的……

或许我可以涌有嘛?

(可以的吧……吧……吧?😂


上什么都可以的 关于人的 关于文的

or随便什么想跟我说的话都可以


我其实41个不太社交 且 蛮个人中心的人

但哪怕只是告诉我一个句子 我也是很高兴的


🙏

 

一条【羡澄】<・)))><<

背景4→《赎我》

魏婴手指捏着那片薄薄的玳瑁篦子:“头发硬说明心硬。”
江澄正在沉香奁中捡今日要配的簪子,闻言在镜中白了他一眼。却不防身后人探到左前来在他微凉的唇上飞快贴了一记,又附在耳廓处絮絮语道:
“嘴唇薄说明情薄。”
江澄听这些浪言荡语听了十数年,面上早练得神色不动,蓦地抬膝转身去捉他的腕。这是江氏看家的近身锁拿术,施展的时候力量尽匀于上肢,右手先拿捏住对方的右腕、肘端顺势抵牢肋骨,抬膝一者便宜起身、二者为略取小腹要害之处。魏婴见识过这招的厉害,早一闪身避出水晶帘子外——哪怕只迟上半个弹指都会叫人仰面锁死在妆台上。
江澄失了手,只得一片莹莹如玉的玳瑁篦子托在掌心,散在肩头的乌发如数披将下来。那...

2019-12-01  | 10 1  |   
 

【司马光×刘恕】洛城东

  • 是我爱的糟老头子流水账记事

  • 深夜读《刘恕年谱》有感

宋熙宁九年是丙辰年份,人们记住这个年份多半是因为大苏在这一年中秋写了一首“兼怀子由”的词,并且终于决定留在人间。因为九三郎还在,故而人间亦尚在。

同年南安军的刘道原暂时中止了修书的工作,移山换水迢迢数千里,在洛阳见到了他的上官和先生司马光。距离上次他们各别东西,已经六年了。

“我现在羸弱而且倦怠,相信不久的将来就会病得死掉,恐怕再不能与您相见了。”

“这样啊,”司马光若有所思,“那不如我们去看牡丹,故去的六一先生对这里的牡丹很有研究。”

司马光其实有些不必要的愧怍,因为刘恕是大家公认的聪明妥帖,让人能安心地把很多修书时...

 

撒 祝我自己二十岁生日快乐吧!

言清商小朋友母胎solo二十周年!正式奔三!以后再也不能说自己只有十几岁啦(艹

周末的时候和姬友(这家伙为了详细知道我吃什么cp又冒着被开脑壳的风险打开了我的首页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)学姐一起去恰东坡肉 她们给我买了蛋糕 用巧克力酱加工成了上图(因为太小了结果和设计图大相径庭hhhhhhhh anyway我的cp都锁了呜呜呜呜呜呜(p.s.吃轼辙的时候这两个字连在一起就是不肯分开

最后的的最后 我还是要说一句

各位 有粮吗


2019-11-26  | 7 12  |   
 

同年,他在马车的竹帘后头远远地见过一眼苏辙,漆纱笼冠、群青色襕衫,永远沉寂而思索的模样,无端让人想起不会降落的、羽色纯白的鹭,自艰难蜀道振翅,平羌江上的风中尚飘着李白的歌,就此将他的双翼轻轻托起,故再难被揉进这在汴京的繁华里。他因此记住了群青。


#我是真的很饿 有妹有人康康我?

2019-11-25  | 20  |   
 

伟大历史学家司马光诞辰一千年(1019—2019)

2019-11-20  | 2  |   
 

想起一个无聊的比方

我觉得 

羡澄是唐型文学 

如啖荔枝,一颗入口,则甘芳盈颊

曦澄是宋型文学

如食橄榄,初觉生涩,而回味隽永

 

暂退一年 请取关

2019-11-08  | 6 4  |   
 
2019-11-06  | 3  |   
 

【羡澄】怀剑囊骨(下)

  • 小江正儿八经的生贺终于搞出来了orz下次千万不能插那种“不睡也写完它”的旗,这样说了以后就真的不能睡了_(:з」∠)_

  • bgm《三千年前》

    前文请戳→(上)怀剑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中)倾酒

  • 虽然不是一篇原著向,但是里面夹了一些关于我个人对双杰理解的私货。这个故事最开始只是一个魔鬼脑洞,也就是只有“囊骨”这一个部分,结果后来越——写——越——长————本章共计5000+,全文大...

 

【羡澄】怀剑囊骨 (中·过渡)

  • 今晚(1/2)更,事实证明只要脸皮厚,完全可以从小魏的生贺脱到澄鹅的生贺(bushi  

  • 前文请戳→(上)怀剑

    后续请戳→(下)囊骨

    本章6100w+

  • 码字的时候bgm是《若者》,我觉得可。

  • 单纯赶剧情的过渡章节,比较无聊;剩下澄鹅的部分 不睡也写粗来

——————手动分割——————

(中)倾酒

06.

翌日,甘州城头。年迈的戍卒揉着惺忪睡眼,边打哈欠边走上台阶。突然有一滴液体砸在他头顶的白发间;老人一竦,因为他曾经是山间打柴的樵夫,这种感觉总让他怀疑是不是上面盘踞着一条流着诞水的毒蛇。

一滴。又一滴。

三四滴猩红的热液跌落在砖缝的积尘里。老...

 

【年糕聚会|羡澄】怀剑囊骨(上)

  • 万年拖坑小作者又来了orz

  • 小魏生日快乐(*╹▽╹*)小魏的丈母娘因为种种原因反复去世

  • 羡澄【不在道德范畴内的】游侠pa(主要人物死亡预警),背景架空,可参考唐开元前期

  • bgm《三千年前》,推荐全文阅读完之后再听效果比较好(且这不是古风歌)

  • 后续请戳→(中)倾酒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下)囊骨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趁熄灭前,还可一见

蜡成了灰,沾...

 

刚刚过去的那件事情 一点想法都没有是不可能的

明确的表态 我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,推了紫贝壳ls的文字,我推即我站。

我很清楚自己的一言一行会出现在读者(个人不是太喜欢粉丝这个词)的首页上,我也很清楚大家点关注是为了看文,我没有把不快和痛苦加在别人头上的权利,所以相关事件的说法只推荐这一条,只作表态、不作解读。

我是江澄的粉丝,曦澄是我的初心,这一点永远不会变,他们的故事目前还没有一点说完道尽的迹象。并且我做好准备随时臣服于那些足够取悦我的美丽事物。那位老师在我心中有独一无二的地位,且我敢说永远都有,但是有些事情,即便是ta也不可以这样做,不可以的。

就这样吧。

这一年真的会很忙,对于...

2019-10-26  | 23 8  |   
 

┗( ▔, ▔ )┛置顶

提问箱请戳→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想1想还是决定 换一个置顶

(起因是姬友冒着被打开脑壳的生命危险打开我的主页 然后跟我说 你的置顶好凶 好高冷。我也觉得有1、、语焉不详,于4就换掉它

  • 言徴,字清商,因为亲亲@卖🍉的梓漆卖瓜我数钱,故有现ID

  • 观念上信奉道德目的,轻微洁癖,行为上偏功利主义(你

  • 非在籍澄粉/曦澄粉/羡澄粉, 曦澄双担,敬魏哥是条汉子,不喜洗地/恋爱脑以及完美人设,不喜被摁头/被代表,总而言之和多比一样是一只自由的小精灵

  • 大本命江澄 像疯子一样喜欢他 只是喜欢他 在这个立场上...

2019-10-24  | 25 6  |   
 

© 一秒告辞言清商 | Powered by LOFTER